玩cf卡

文:


玩cf卡上官凝早就在几个月前就给郑经设计好台词了,为了防止郑经对着赵安安说不出那种肉麻的话来,她尽可能的做了简化处理,而且还教了郑经一个办法:暂时把赵安安想象成郑纶,就当是在为了向郑纶表白的演练听说你要跟郑经领证了,我还要恭喜你!”赵安安的哭声戛然而止郑纶性格温柔,甚至是偏柔弱,她容貌原本就是那种楚楚可怜型的美人,很容易引起别人的保护欲,现在一哭,看起来就更加可怜了

他为了显得认真而郑重,学着李飞刀的样子,面对着赵安安,用诚恳的眼神看着她,然后道:“我没有开玩笑,你刚才也没有听错,我说,让你嫁给我!你愿意吗?”赵安安使劲儿的眨眨眼睛,然后又掏掏耳朵,她总觉得今天自己好像眼神儿也不大好使,耳朵也不大好用!眼前这个满脸深情的人,是郑经?他刚才是在跟她说话吗?是她没睡醒,还是郑经没睡醒?!脑子进水了吧?赵安安不信邪,揪住郑经的衣领,脸几乎都要贴到他脸上去了,咬牙切齿的道:“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郑经顺势抱住她,搂住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贴向自己,依旧深情的道:“我想娶你,你嫁给我,所有问题不就全都解决了吗?”赵安安一下子被他抱住,浑身的汗毛顿时都竖起来了!她想也不想的,“哐”的一下子一拳打在了郑经的脸上,他右侧的脸颊立刻高高的肿了起来!郑经惨叫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肚子上又挨了赵安安一脚,被她一脚踹到了地上裴信华之所以对郑经和赵安安的事情这么急迫这么热衷,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先让郑经结婚了,这样兄妹俩基本上就不会再继续下去了然而赵安安才刚刚站稳,郑纶便把筷子放到了餐桌上,起身小声的说了句“我不舒服,不吃晚饭了”,然后就低着头快速的从赵安安身边走过,回自己的卧室去了玩cf卡一来,日后赵安安肯定是要知道真相的,到时候她肯定满A市的追杀他!二来,演这种喜欢别的女人的戏,他真的不擅长,心里也别扭,他喜欢的人只有郑纶,让他说出喜欢赵安安,这简直是要他的命!好在他跟赵安安非常熟悉,平时也都把她当男孩子看,勾肩搭背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玩cf卡赵安安急了,伸手去掀郑纶的被子:“纶纶,你听我解释啊,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真的误会我了!我跟郑经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啊!”听到她的话,原本还比较平静的郑纶,一下子把自己闷进被子里,小声的哭了起来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给景逸辰打电话,这世界上几乎就没有景逸辰办不成的事儿,可是,对于她跟郑经结婚这件事,他真的会管吗?他不会帮郑经一把,让他们俩更顺利的结婚吧?要不找上官凝?她说话比景逸辰说话还管用,景逸辰什么事儿都听她的病人和家属听到是他,都没有任何的异议,而且听木同说病情不严重,都高兴起来,而后纷纷恭喜他

“哎呀,安安,你怎么来了?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别这么客气!”“裴阿姨,我……”“快进来快进来,你是来找阿经的吗?才一晚上没见他,就想他了?”“不是,您……”“他昨天接了个案子,半夜就走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你先在咱们家里等一等,我给你做好吃的,午饭就在家里吃!”“不用不用,我……”“哎呀,安安你跟阿姨还客气什么?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别扭的孩子,每次来都那么爱吃我做的饭,今天不爱吃了?”不是我别扭,关键是您以前也不是这么热情的让人手足无措哪!郑妈妈的态度实在是太过热情,让赵安安浑身都有些发毛!以前来郑家,裴信华其实对她也很热情,但是那种热情跟今天这种完全不一样啊!原先来找郑纶,裴信华都会笑着说“安安,你要多来玩儿啊”,可是今天,她给人的感觉是“安安,你别走了,就住这儿吧”!这怎么这么快就成一家人了?哪儿跟哪儿啊!她根本就不是来找郑经的好吗?!郑经不在家才是最好的!她来之前还特意给郑经的刑警队打过电话,确认他在忙案子,这才一大早就跑来了!裴信华语速太快,太过热情,弄的她到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她都快要被憋死了!赵安安赶紧把礼物随便一放,然后就握住裴信华的手,笑着道:“阿姨您对我最好了!但是我今天真的不是来找郑经的,我是来找您和纶纶的!”裴信华不相信:“没事儿,你就算是来找阿经的,我也不会笑话你,阿姨又不是没有年轻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种感觉我还是懂的!”赵安安想哭!这事儿怎么裴信华就认定了呢?都说不是来找郑经的了,怎么还冒出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她对郑经是宁愿“三秋”都不见啊!第749章越解释越乱(二)误会了好啊,误会了他跟赵安安的关系,这样郑纶就不会被怀疑了她瞪大眼睛,像是不认识郑经了一样,难以置信的问:“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这三个字,真的不是能用来开玩笑的!而且郑经的样子,根本就不像开玩笑!不像是在帮她解围,他是在把她往火坑里推啊!李飞刀也横眉冷对,用不善的目光看着郑经:“对,你再说一遍!”话一旦说出口,郑经反而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玩cf卡

上一篇:
下一篇: